..co,最快更新小妻吻上瘾最新章节!

圣宁凝视着澈向她伸出的手,一步步优雅地向前。

火焰一样红艳唯美的嫁衣,将她衬托的如同雪地里绽放的红梅,一身傲骨,冰清玉洁。

她来到澈的面前,将手放置在澈的掌心里。

举着凤冠的文官,高呼:“天后跪拜天帝,受冠!”

圣宁依言缓缓低下身子,握住她小手的大掌反倒用力将她托住,圣宁抬头,惊讶地望着澈。

澈却没看她。

他一双眼,带着怒,直视面前的文官。

文官吓得瑟瑟发抖,死死举着托盘,不敢有丝毫动作,也不敢再说一句话。

圣宁明白澈的意思。

他不舍得她向任何人卑躬屈膝,即便是对他。

但是,如今她身后有三界众神众仙众灵,她再是天后,规矩还是要守的。

恋爱的甜美性感

趁着澈对文官施压的功夫,圣宁腕间灵活一转,脱离了澈的掌控。

澈诧异地看过来,圣宁已经噗通一下跪下了。

“小宁儿!”

澈心痛地望着她,不过一个礼仪,却让他觉得,他的妻子受了莫大的委屈。

众仙瞧着,啧啧称奇。

这圣宁公主确实美艳无双,但是能让天帝如此倾心,疼她到如此地步,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圣宁不理会他的呼唤,漂亮的天鹅颈微微低下。

她示意,让他为她授冠。

澈胸口起伏了两下,忽然,挺拔倨傲的身躯也跟着噗通了一下跪了下来!

所有人仙人都吓得抖了抖心肝,纷纷起身离开席位,如朝会觐见一般排列整齐,齐齐跪拜下去!

圣宁讶然地望着他,眼中满满的不敢置信:“干嘛?”

澈侧目,盯着文官。

文官也早已经吓得跪下了。

澈伸手拿过凤冠,即便是跪下,也比圣宁高出一些。他万分郑重地将精致夺目的凤冠,小心戴在了圣宁的头上,拉着她的手,起身,对着众仙道:“朕与天后洛一,同尊同贵,我不想再反复重申!再有下次,对天后失言失礼

失敬者,诛!”

众仙:“谨遵陛下圣意!”

礼成,之前在天空盘旋的凤凰,忽而合体变大,载着澈与圣宁遨游于天际。

仙娥起舞,美轮美奂,众神献艺,各显神通。

结界中的亲人们,见澈对圣宁如此厚爱,也纷纷放心、开心、安心。

大家在天界玩了好久,宴会散去的那一刻,众人瞬移回到了人间。

且说凤凰载着澈夫妇消失之后。

他们来到了一处青山野美,水帘洞天的仙境。

澈牵着她的手,站立在一处小而精致的泉边宫殿前,圣宁能感受到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灵气,尤其是山野间的蝴蝶、灵动的兔子,以及小鹿,好像都开启了灵智。

有的小动物,甚至知道他们是新婚,还专门叼来草地上最美的花朵,献给新娘。

圣宁欢喜地接了花,问:“澈,这里是哪里?”

澈温柔地凝视着她:“这里是很多很多年前,我,爹爹,娘亲,还有灏,我们一家四口生活的地方。”

圣宁张了张嘴,感觉到不可思议:“十几万年前的地方?”

“对。”澈牵起她的手,放眼四周,温柔地说着:“我以灵力将此护着,所以是十几万年前了,这里没有收到外界的侵蚀,如同一片世外桃源。

我心里,一直惦记着这里,却始终不敢回来瞧上一眼。

我怕我瞧见了,就会变得脆弱了。”

圣宁上前一步,将他紧紧抱住:“不怕,这不是有我了吗?不管上天入地,不管去哪里,我陪着,我们一起面对。”

澈的眼中有晶莹的光一闪而过,纯净的雾气洗过的双眼,温柔地好似身边清泉。他愉悦地拥住了怀里的圣宁,闭上眼,调动部的灵力,向这一片天地的每一个生灵、每一棵草木、每一朵花、每一片云,温柔地说着:“爹爹,娘亲,澈儿今日大婚了,

澈儿带着媳妇回来了。”

这样重要的日子。

他要回来的。

片片桃花飞舞,澈牵着圣宁的手,重新在这里拜了天地,又对着曾经居住的小小宫殿,跪拜下去,拜了高堂。

澈牵着圣宁站起身,面对着她,两人夫妻对拜。

他忽而牵唇一笑,道:“我等这一刻,等了太久了。”

圣宁:“嗯?”

澈低语:“下一个步骤:送入洞房。”

圣宁脸颊一红,尚未说出只言片语,人已经被澈搂入怀中。

风掠过。

刚才的草地上已经没了两人的身影。

兔子、小鹿、土拨鼠,它们齐齐朝着那座小小的宫殿看过去,他们感觉到,那股风朝着那个方向吹过去了。

澈拉着新娘子,入了洞房,整整三天三夜没有踏出过房门一步。

这一回,圣宁算是知道了,这上了年纪还没开过荤的上神,一旦成亲,居然是这样的。

而他们在秘境的这三天三夜,于外头,却是漫长的半年。

这半年的时间里,没有人找到澈跟圣宁。

每每迩迩回去吃饭的时候,家里的长辈都会打听。

这不,琉茵都怀孕五个月了,挺着大肚子,牵着昭昭在湖边散步,她望着头上的星星,问身边的洛晞:“母后今天又抱怨了,听见了吗?”

洛晞问:“抱怨什么?”琉茵道:“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姐夫之前说过的,即便是成了婚,也会带着皇姐长久住在这里,反正不过是天上打个盹儿的时间而已,开开小差回来看亲人还是可以的。

结果,整整半年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洛晞也有些生气。他也是真的很想皇姐的:“再有一个月,麦兜就要添一个小弟弟了,再有四个多月,也该生了。皇姐这次一走,就是这么多天,下次再回来,只怕父皇母后都该狠狠生气

了。”

“谁生我的气啊?”

女子俏皮的声音飘荡在耳边。

琉茵跟洛晞面上一喜,赶忙四下寻找。

他们很快就发现,澈与圣宁居然就站在他们不远处,两人穿着情侣风衣,一个矜贵绅士,一个美丽动人。

“皇姐!”

“皇姐!”

圣宁看清了琉茵的肚子,吓了一跳。这才三日而已,怎么肚子就这么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