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烨送走了老爷子,让秘书给自己送杯咖啡进来。

他坐在电脑前,自行搜索了煦心旗下的所有童装款式,虽说是捐赠给贫困山区的儿童,但是款式若是不精挑细选一番,会不会显得没有诚意?

尽管,他让旗下四间工厂力赶工的任务已经下达了,但是自己专门挑几款特别好看的加进去肯定来得及的。

可是,他看了一会儿而已,秘书的咖啡刚刚送进来,他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就收到了凌云国际高层内部后台里的一封董事长办公室通知。

看了这则通知之后,凌烨的嘴巴张的大大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被暂时停职了!

什么意思?

愣了两秒后,他当即一个电话打给了凌元!

对方一接,道:“喂,什么事情?”

凌烨当即慌乱而又怒不可揭地喊了起来:“爸爸!我被停职了?为什么?!今天又不是愚人节!”

“就算是愚人节我也没那个闲工夫骗!”凌元也很无奈,却只能化作一声轻叹:“老三啊,爸爸刚才亲自去找,给过机会了!是自己不珍惜,非要撒谎!”

闻言,凌烨这才明白!

清纯美丽mm田间写真图片

他一拍额头,只觉得懊恼的不像话!

“爸爸,跟倪少签的那份合同对我们煦心是有很大的帮助的!那是月牙夫人帮着贫困地区的儿童募集捐赠的衣物!虽说钱多了些,要一千万,但是这件事情做出去之后,不是比打广告更……”

“一千万?!合同?!”

凌元当即惊呼了起来!

凌烨愣住!

“爸爸,您不是知道了吗,不然您为什么停我的职?”

凌元闭了闭眼睛。他只是遵从哥哥的命令,但是对于哥哥的怀疑却是半信半疑,眼下,他不得不佩服,哥哥果然是不管什么事情都能料事如神!

“我就是知道,所以才会生气!”凌元咬牙切齿道:“就不能给我争气点?净惹事!把合同的原件,晚饭的时候带回家里来给我看!”

不给儿子还嘴的机会,他直接挂了电话。

紧接着一条短信又追着凌云的号发了过去:“哥哥,猜对了,那个不肖子刚才跟我说他跟倪少签了一份合约,是给月牙夫人募集捐赠衣物给贫困儿童的,要一千万。那份合同我让他带回家给我看,我晚餐后拍了照发给。”

约过了几分钟,凌云的电话直接打了过来:“蠢货!月牙从来不会靠企业募捐来帮助别人,她只会以她自己的力量慷慨解囊,在月牙的眼中,宁国的企业家都是为了经济建设而奋力与金融浪潮作斗争的英雄,她出生在商人之家,心知其中创业与立足的艰难,又怎会不体恤商人?”

凌元愣住了。

哥哥把一切都看的透透的,就连月牙夫人也是看的透透的!

晚餐后,当凌元将合同的所有页面都拍下发给凌云之后,静待凌云的回复。

而凌云,却是在看完合同的半个小时之后,说了这么一句——

“那孩子,什么都知道了。”

——

当晚十点。

青柠用没受伤的右手挽着卓希的胳膊,就这样在浪漫香弥的紫薇树下来来回回不知道走了多少遍。

而倪雅钧晚餐后就一直在莫林的房里给她念书,陪她说话。

刚跟莫林道了晚安,从一楼的长廊里出来,清雅的目光所及之处,便是大厅里那一副旖旎又浪漫的画面。

倪雅钧饶有兴味地笑了笑,缓步而去。

其实看见这样的画面应该是笑着避开的,毕竟生人有云:非礼勿视。

但是凌冽跟慕天星偏偏将这副画面演绎的太过唯美,不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像是电影里上映的文艺片。

但见,浓密黑亮的长发肆意铺散开来,丝丝缕缕卷曲成小雏菊般清新又羞涩的弧线,妖娆绽放在凌冽的双腿上、沙发上。一双白嫩的手臂紧紧圈在男子优美的颈脖曲线上,她就这样仰面朝上枕着他的双腿,躺在长长的沙发上,安静地承受着他如火如荼的深吻。

凌冽的上身俯下曲起,一手捧着她的脸颊,一手不断抚触婆娑着她颈脖上果露在外的肌肤,那丝滑般的触感,令他爱不释手。

灯光华美,流光轻舞,闲人避让。

倪雅钧忍不住掏出手机想要将这一幕拍下来。

事实上,他真的照做了,拍完后,他直接发到了家庭组。

不过二十秒,倪子洋就在家庭组里回了一句:“我要把它洗出来,高清放大成画卷,然后让人裱起来,挂在月牙的房间里。”

很快,倪夕月回了一句:“好。”

倪雅钧贼贼笑着,刚想要说点什么,手机却是如同烫手的山芋般响了起来!

他愣住了。

沙发上热情拥吻的那一对那女也愣住了。

当凌冽那杀人般的眼眸迸射过来的一瞬,倪雅钧讪然地笑了笑,转过身去,口吻不是很好地接通了电话:“喂!我是倪雅钧!”

再看沙发那边,慕天星吓得直接回身坐好,双脚踩进了拖鞋里,从身边摸到一个抱枕,直接抱在怀里,把玉雕般还染上胭脂色的脸颊深深埋了进去。

嗷嗷~

羞死人了,本宝宝不要见人啦~!

凌冽沉默着凑近了她,将她娇羞无限的小身子连同抱枕一起轻柔地拥在怀里。

一边轻笑着,一边温声安抚她:“雅钧没看见,他刚刚过来,手机就响了,他什么都没有看见。”

慕天星狐疑地从抱枕中露出半个脑袋来,黑白分明的大眼水盈盈地瞧着他,只是这样含情脉脉的一双眸子,还未有半句言语,就已经惹得凌冽的心头荡漾成一片片的春水。

身后,传来倪雅钧的话:“这么巧?上午刚刚签完合同,现在就告诉我凌烨一早就被们凌云国际暂免了职务?我看们是打算违约到底吧?”

沙发上的一对人儿闻言一惊。

慕天星将抱枕拿下,一脸担忧地看了看倪雅钧,又看了看凌冽。

却见倪雅钧也正朝着这边看过来,而凌冽则是表情极淡,黑亮的瞳一片深邃无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