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这时,白色的花瓣从天而降。

其中一瓣白色的花瓣黏在了蓝草受伤流血的额头上……

这一刻,蓝草竟然感觉不到疼痛。

她抬头看向天空,看着那漫天飞舞的白色花瓣,不由得怔忡了一下。

范冰晶看着她狼狈的样子,嘴角满意的勾起了一抹笑。

她淡淡的,又是一个指令,“阿南!”

“是!”那叫阿南的墨镜男很快会意,徐徐抬起了手……

葛柒扫了一眼阿南,顿时震惊不已,“小嫂子,快卧倒!”

卧倒?

蓝草下意识回头一看,只见一把枪指着自己……

相隔数百米开外,夜殇和金浪正大步流星的走来。

复古宫廷风萝莉公主头少女纯净笑容图片

却在半途中,听到了震耳的枪响。

紧接着,是飞鸟从丛林窜起的景致。

两人对视了一眼,顿时加快了奔跑的脚步。

等他们冲进白玫瑰园内,骇然的看到蓝草倒在血泊里……

……

柒园的手术室里。

蓝草正躺在手术台上,葛柒和伯恩忙碌着给她清理伤口。

与手术室一道玻璃之隔的房间里,夜殇坐在沙发上,眯眼盯着前方忙碌的画面。

他手指里夹着一支烟,烟已经燃静静的燃烧着,留下了一大截的烟灰。

直到燃到了手指,他才感觉到疼痛,于是捻熄了烟头。

坐在对面的金浪没有错过夜殇的表情,他忽然站起来,“夜殇,出来,我有话跟说!”

夜殇眼角余光扫了他一眼,“有话,等手术结束再说。”

见状,金浪怏怏的坐回去,拿起茶几的烟盒,抽了一支烟点燃。

冰晶夫人之所以悄然无声息的躲过夜殇的眼睛登岛,直接找上蓝草,这多少跟他有关。

要不是他给范冰晶发了匿名邮件,把夜殇和蓝草出海的信息告之,范冰晶也不至于知道他们就在这个岛上。

更不会悄无声息的登岛了。

范冰晶不登岛,蓝草就没必要遭遇这一出伤害了……

柒园的客厅里,黛儿焦急的走来走去。

“阿九,小姐姐到底是怎么受伤的?可别告诉我,是冰晶姐姐下令杀的她,一定是冰晶姐姐的那些保镖手痒痒,然后手枪走火了,误伤了小草姐姐,所以才……”

“哦,天哪,我好乱,事实的真相好像不是这样子的……”

“唉,早知道,我就跟着殇哥哥和浪哥哥赶去白玫瑰园了,这样,我说不定还可以保护小草姐姐呢。”

黛儿一个人自言自语的。

她身上还穿着可爱的铃铛服饰,每一个动作,都能带起一阵清脆的声响。

这声音,吵得连墙角里的小八都烦躁了。

“汪汪汪!”小八突然狂叫着朝黛儿飞奔扑了过来。

“咦,这小家伙,竟敢攻击我?”黛儿一把抱住那只飞扑过来的小狗,举着它在空中转了好几圈。

小狗被她转得脑袋都晕了,连续的狂叫不已。

坐在一旁的阿九终于忍不住了,“我说,黛儿小姐,您能安静一下吗?”

“不能!”黛儿换了个逆时针的方向,继续抱着小八转。

阿九被她转得脑袋都要爆炸。

而阿肆,也被黛儿身上发出的铃铛声吵得心烦。

于是乎,两人很有默契的前后夹击,分工合作,一人拽着小狗,另一人抱住了黛儿的腰,以及捂住了她的嘴。

终于,客厅终于安静了下来。

“咳咳,放开我啦,们干什么?”黛儿不悦的挣扎,“阿九,放开我!”

阿九面无表情,“黛儿小姐,夜少刚才吩咐了,让我们看着,不准捣蛋,所以请配合。”

“我为什么要配合?”黛儿不悦的哼哼,“我也是在担心小草姐姐好不好?我和小八在这里玩得这么开心,也是想让小草姐姐听到我们的欢笑声,让她放松身体,好好接受治疗……”

“黛儿,再吵,我就把扔到萧鹰的病房去!”阿九冷声警告。

萧鹰不愧是黛儿的克星。

黛儿一听到要把自己扔到萧鹰的房间,立马转变了态度。

她笑眯眯的,“好了啦,我听们的话就是了,现在,们可以放开我了吧?”

“保证不会再闹,不会再发出噪音了吗?”阿九冷冷的问。

黛儿一本正经的举起手,“我保证,我拿我前十二年的名誉来保证,从这一刻开始,我不会发出噪音影响小草姐姐的手术!”

“那好,我放开,一定要记住的保证,否则再捣乱

,我可就要说到做到,把扔到萧鹰的房间去。”黛儿又是一记严肃的警告。

“好了啦,阿九,整天绷着一张僵尸脸,小心吓跑追求的男人,一辈子嫁不出去哦。”黛儿笑容里多了几分戏谑。

阿九蹙眉,“这不用担心,还是担心自己待会会不会被夜少惩罚吧。”

“惩罚?”黛儿纳闷,“我什么都没有做,殇哥哥为什么要惩罚我?”

阿九抿嘴不语。

一直保持沉默的阿肆,终是说话了,“打扰了蓝小姐的手术,就该被惩罚。”

闻言,黛儿探头看了眼前方手术室紧闭的房门,不悦的哼哼,“哼,们这帮人也是够了,殇哥哥不在,就只顾着欺负我一个小女孩,们太可恶了。”

说完,她就从阿肆手里抢走小八,“我要回殇园了,等小草姐姐手术结束,们就叫我!”

听着清脆的铃铛声远去,阿肆和阿九同时松了一口气。

“阿肆,说,冰晶夫人真的下令,让阿南杀了蓝草吗?”阿九不是很确定的问。

阿肆淡淡的,“我不知道,我们当时都不在现场,所以还是不要乱猜的好。”

“嗯,说得也是。”阿九耸耸肩。

刚才,他们看到夜殇紧急的抱着满身是血的蓝草匆匆进来,紧接着葛柒也凝重的叫上伯恩一声进了手术室。

而冰晶夫人一回来,就直接进了殇园,直到现在都没有出来。

殇园客厅。

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噢,是有一个人,那就是范冰晶。

她双手抱胸站在墙边,盯着墙壁上的全家福出神。

全家福里,一对年轻夫妇抱着一对双胞胎男孩,冲镜头笑得是那么的幸福!

“轻狂、小希,知道吗?今天我差点就帮们报仇了!不,不对,不是报仇,因为真正杀害们的仇人我并没有找到,而蓝草,只是一个酷似们仇人女儿的女孩,身份还有待确定,但不知为何,我就是那么迫不及待的想用她的血祭奠们的墓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