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韩枫,坐在这里最年轻的是一位高官的希书记,正厅级的刘书记,以及嘴上都生了泡的董真。剩下的都是四五十岁以上的专家学者,院长校长,部委领导等等,目光齐刷刷的落到韩枫身上。

韩枫有种错觉,自己和他们其实是同龄人……努力的改才调出来一付年轻人的姿态,诚惶诚恐,虚心求教的神态。

韩枫说的第一件事,仍然是奶肉蛋,在国家和省市的大力支持下,打造一个地域级别的肉都、奶都,把食品的产业链建成。

“产业链……”

韩枫只是半块不片的解释了几句,西方经济学者立即一拍大腿,感觉韩枫这个新名词提的好,也正是当下经济要考虑的一个大问题,循环发展,不破坏生态,不搞一锤子买卖。而产业链从养到肉,再到衍生的生产品,这其中可做的文章太多了,比如羊肉卷、丸,牛皮制革,毛制品等等。

松城具备一定的基础,比如二毛本身就是羊毛羊绒制品生产厂,还有松城皮鞋……这个想法当然是大规模产业扩张的一条思路,直接在会上就知道了刘董和自治区领导的首肯,只要蒙都开启第二轮深改,两级政府一定会力支持。

不过,会上也有唱反调的,而且是很老的同志。

“最担心的仍然是国有资产流失,由国变私的问题!就拿蒙羊来说,原本200万的资本,是不是因为韩枫的介入,半推半送的就成了他个人的资产?”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一直就不理解为什么国家的就莫名其妙的成了个人的。

立即有刘书记站起来,微笑的说道,“这个问题,我带向许老解释一下。没错,大半年前,原来的二食品厂的确从厂房到设备、物资加一起价值200万元,算是我市的一个中型肉制品企业,可是那时工资已经三个月没有给工人开了,还欠着银行十万元,而在改制之后,韩枫同志实际注资150万,同时接下来达到100万元的销售大单,一边筹备资金一边改革,同时给留厂的职工涨了工资,现在蒙羊公司的职工工资已经达到市最高。”

“那也不能把国家的资产就这么卖给了个人!”

仍然不理解,老头十分倔,气的旁边丁爷爷直接踢了他裤腿一脚。

刘书记笑了笑,“许老您听我说完,现在啊,蒙羊公司经过大半年的努力,拥有日生产500吨各类肉制品的能力,同时开启了猪肉、牛肉、羊肉、鸡肉四条生产线,特别是羊肉,已经在东三省和京津塘石济等华北、东北地区建立了稳定的销售渠道,月税费已经达到70万元,同时在锡盟、通市建了五个肉羊区,年底前蒙羊公司还要上马一套自动牛羊屠宰生产线,力争能达到日产1000吨,争取达到月税费100万元——许老,您看,我们改革之后,工人们不但重新得到了岗位,涨了工资,蒙羊用了六个月就已经上交了原来的一个蒙羊公司200万!”

和服美女樱花相伴唯美照

白发老头想了想,“那,那个小子个人不是得多更多?交税都上了百万,他还不的得个千万?那……那可是拿了我们国家和人民的钱装起了他自己的腰包!”

……

场一片寂静!

这个问题,其实在很多人的心里像恶鬼一样的藏着。

只是没谁真的像这位开国将军一样当着面来质疑,也只有他这样的身份能出来质疑,因为对一个为国为民戎马一生、奉献了一辈子的老人来说,实在难以接受那么多的钱竟然被个人赚走。

而且,这个问题,一直都处于暗涌中,时不时的会像幽灵一样出来!

这里有一半的人曾经都是老人家的部属,也敢说。

“娃子,你先说说,你什么意见?”老人家的脸上刚才的笑容渐渐的落下去了,十分严肃的看向韩枫。

这是路线问题,同时也是意识形态问题。

“各位爷爷们好。”韩枫站了起来,微笑着面向所有人,看了一圈儿,“钱,的确我赚得多,拿了大头,这大半年过来至少也有上千万,加上我在股市赚的几千万……一年下来,大概能有近亿的收入,可是,我真的装起自己的口袋,或者藏到了家里了吗?”

反问——立时让许老有些语塞!

“我用来扩大再生产,引进国外新技术,半年搞起了日净利上万的新型牧场,至少有数十万人吃上了纯正的奶制雪糕,搞足球希望小学已经投进了三百万,相当于一个半原二食品厂,加上喜羊羊等几个公司,至少安排了两千一百人就业,如果算上首农绿色,那至少有五分之一的京城人受益,吃上了健康绿色的菜,准备开建两座大厦,这也是一种投资吧?”

韩枫见没人接他的话,还是在听,于是引开了话题,“我,是生在红旗下的新一代人,是党和国家培养出来的青年人,拍着胸脯说,我拼命都在想怎么赚钱!”

呼。

人声一和。

刘书记吓了一跳,老人家的眼都瞪起来了。

“我想赚更多的钱,把钱用在扩大生产上,实现新的生产力发展上,特别是我更想去赚外国人的钱!奶牛我们买荷国的,因为他们的牛比我们国家自己的高产10多公斤,因为他们的设备我们自己造不出来,这一笔钱花出去就是七千多万,许老,您有想过吗、我有了这钱为什么不安安生生的去享受?”

“为,为什么?”许老有些蒙了。

“因为,我刚才说了啊,就是想去赚外国人的钱!我们国家经济上方位的落后,让我们只能出卖资源和人力才能换来一些外汇,可是呢?为什么不换个思维——其实,他们米国日本也就是领先我们十年二十年的技术差而已,比如,看起来高大上的信息化革命的代表,芯片的制造,计算机软件的设计研发,这些尽管我们现在没有人才储备,没有制造工艺甚至连材料也不会造,可是——”

看着他们。

他们看着韩枫,想知道韩枫到底是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