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浓磕着瓜子,淡淡说,“大家族都是家族利益为先,林半夏恰好相反,他一心只有素鸢公主。百年前大战后,各大家主陨落,如今小一辈里,人才辈出,林半夏并不起眼,幻月山庄已被三大家族超越,近些年来魔王宫对幻月山庄略有微词,林策想要中兴幻月山庄,回到昔年荣光,自然要选一位天资卓绝的继承人。素鸢公主患有离魂症,且这一任公主……”

夜浓顿了顿,“总之……林策想要林半夏娶公主而强盛,那是不可能。这时候有一位天资卓越的大小姐回来,就算是半魔,幻月山庄对林半夏失望多年,自然也会半推半就地同意。”

简而言之,家族的兴盛,比这半点血脉重要。

年锦书也算听明白了。

幻月山庄面临着其他家族的崛起,本身也有危机感,需要一名强而有力的继承人。

“林策还年轻,又修为高深,没必要这么急选继承人吧?他看着能活几千年,生孩子不是挺简单的事情?”

夜浓吐出瓜子皮,极其没素质,落了一地,“锦书妹妹,你傻不傻,我有一个恋爱脑的傻儿子,天天追着女人跑,为什么呢?因为他有恃无恐,幻月山庄就一个大公子,他是唯一的继承人,可如今若他不是唯一继承人?魔族人争强好胜,想要虎口夺食也不容易,林策也盼着儿子有了危机感,能够痛定思痛,潜心修炼,你真以为他属意楚莺歌吗?”

若是真的在意这点血脉,当年也不会给楚若雪喝了落胎药。

“言之有理!”年锦书想起了自己,上辈子也是一场悲剧,自己的遭遇和林半夏也很像,后来失去一切才痛定思痛,骨血寸断,举目无亲时,自然知道要做什么,人不到绝境,都不知道自己会爆发出多大的能量。

幻月山庄这擂台也很有意思,并不是直接的一对一擂台。

擂台一共分成四轮。

林半夏和楚莺歌各自挑选三个人迎战,自己这边三个人输了,本尊才会上场,这也是魔族家族内斗的规矩。

白色公主忧伤写真

林半夏今日一身深紫色长袍,面容肃穆,年幼的脸庞上压不住的愤怒,年锦书有些同情他,本来自己好端端的一个继承人。

来了一名私生女,结果要摆擂台,幽州城都知道,若是他输了,一定会被人嘲得体无完肤。

林半夏岂会不知道,此刻是恨死了楚莺歌。

这突然冒出来的姐姐,给他带来危机感,也给他带来了整个幽州城的嘲弄。

楚莺歌一身深紫色长裙,头戴一支浅绿色珠钗,打扮素净,却掩不住身上属于魔族的妖邪之气,年锦书沉默地看着她。

楚莺歌……

上辈子,她被双魂的楚莺歌,玩得团团转。

真是做梦都没想到,她竟有双魂,竟有半魔血脉,她不免得想起了雁回仙君,若不是她死了,飞升后她一定会来魔界找南归,报答她的陪伴守护之情。

若是如此,她就会见到楚莺歌。

楚莺歌就活不成!

“她曾经在西洲大陆,活得风生水起,把所有人都玩弄于鼓掌之中……”年锦书冷笑,在魔族,没她来寻仇,她必然也会如鱼得水。

她再一次同情林半夏。

夜浓分了她一把瓜子,“锦书妹妹,你越是恨一个人,越是要藏着心思,若你没有毁天灭地的力量,没有一招让敌人毙命的实力,你最好要学会喜怒不形于色,又或者,分明恨她,却要相亲相爱。”

年锦书,“……”

这招数,她刚回来时,不是用在雁回身上。

然后……没然后了。

她失败了!

楚莺歌站在台上,真真是迷倒了一片魔族少年,人们对这种未知的,罕见的血脉,总是充满了好奇,掠夺,征服的心思。

年锦书看着台下一群魔族青年男子痴迷的目光,她就知道楚莺歌吸引了一片男粉。

她本就容貌不俗,如今像是解封似的,妖邪妩媚,身段柔媚,可真是万里挑一的好颜色,在魔族看来,身世可怜,又实力不俗,可不是她从小吃遍西洲大陆的我见犹怜么?

夜浓打了一个响指,“锦书妹妹,我觉得你更美。”

年锦书,“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夜浓大笑,“我打听过你的生平,宛平城小公主,可徒有其名,在宛平城真正的公主是楚莺歌,你从小在她的阴影中长大。门中弟子更喜欢她,爹爹也更喜欢她,你幼时和她有过口角,你都吃了暗亏,你也很聪明,既然打不过,我就加入你。所以你和她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姐妹,堪称仙门典范,她天赋比你高,比你受欢迎,只要有她在场,没人见到你的风采,你就像藏在她影子里的可怜虫。”

年锦书,“……”

她的少年时光,的确像是一条可怜虫。

旁人提起,更知多么戳心。

夜浓说,“你脱胎换骨,我怀疑你有过什么奇遇,然则,这并不重要。我死了这么多年,都不知道西洲大陆审美都变了,你这小脸蛋,长得比她可好看,西洲大陆第一美人竟评的不是你,那必然是怪你平时太过凶悍,不好好和男人搞好关系,你要知道,评美人,男人是主力军。”

年锦书,“……”

“我要第一美人的虚名做什么?”年锦书失笑,她曾记得雁回,大哥和薛岚也说过她更好看,她们偏爱于她,自是向着她。

“不争气。”夜浓嗑瓜子口渴,喝了一口茶,“这人世间,第一是巅峰,谁管你第二是谁?第二和倒数第一有什么区别?”

年锦书竟有心和她聊起这话题,“你看楚莺歌这风姿,这仪态,这我虽然被欺负,但我很坚强的气质,是不是也能得一个魔界第一美人的称号?”

“哈哈哈……”夜浓大笑。

“我说错什么?”

“她在西洲大陆,是遇上你这小可怜,在魔界想要评第一,公主第一个削了她。”夜浓啧了一声,“我们素鸢公主稳坐魔界第一美人多年屹立不倒,第二连尾数都摸不到。”